akb48,一轮明月,千古情思——在诗词里思念陈旧月色,蕤

​​文:芰荷一枝

总觉得,中国人对“月”有着难以舍弃的情怀。从最陈旧质朴的《诗经》,一直到席慕蓉悠扬清丽的爱情诗,月色总是出现在人思绪连绵的时间,抑或许,是月色赋予了人无边的情思。而暮色四起时,空里流霜送来无边清凉,不知你望着这纷飞的月色,又会想些什么?

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
举头望明月,垂头思故土。

——李白《静夜思》

这首诗,你说它简略粗浅也可,由于它的确能够当成幼儿的启蒙诗;你说它心意悠扬深重也好,其间包含的殷切乡愁,是每一个游走在异乡的故人所共有的情怀。君不见,那个最是洒脱潇洒、放荡不羁,高歌“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异乡”的诗仙李太白,在这个万籁俱静的晚上,望着窗外洁白的月色,也会沉吟出如此温顺多情的语句,如此可见,乡愁是多么蚀人心骨,只需月光悄悄一撒,它便这样落了一地。

而那抹月色,便生生世世伴着乡愁,一路延绵至今天,不管你我走到何处,只需望着这月色,便知道那份关于故土的思念,是不朽心底的。


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,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!

月出皓兮,佼人懰兮,舒忧受兮,劳心慅兮!

月出照兮,佼人燎兮,舒夭绍兮,劳心惨兮!

——《诗经.陈风.月出》

我曾踏月而来,只因你在山中。山风拂发,拂颈,拂暴露的膀子,而月光衣我以华裳。”这是席慕蓉在月光下的浅唱,对爱诉尽了衷肠。不知,当月光出现在诗行,是否,爱情也会带着月色的缥缈与梦境呢?


张潮《幽梦影》记载:“楼上看山;城头看雪;灯前看花;舟中看霞;月下看佳人;另是一番情形”。当佳人在月下翩然起舞,月色添了灵动与生韵,佳人多了风韵与迷离。而想必这场舞,必定让《月出》里的这位男人看得如痴如醉。如此美景,如此美诗,让咱们络绎至几千年前,穿越回那个有月的夜里,看着那个满怀惆怅的男人,心中思慕着一个望尘莫及的佳人。他用心中的万千感念,唱就了这曲纠缠深越的恋歌。


而那些古往今来的情话,又有多少是借着这月色说出口的呢?“明月白露,岁月来往,与子之别,思心徜徉”那是恋人别离的风露清愁,想念如月光宛转而温婉;“愿我如星君若月,夜夜流光相洁白”那是女子忠贞坚决的口吻,用等候换来厮守陪同,星月共辉;“今晚月色真好”是夏目漱石对“我喜欢你”的温顺诠释,尔后良辰美景,只想与你逐个共享……


比较早年,现在的言语简略粗陋得多。咱们的乡愁仍在,仅仅望着被城市五颜六色围住的、不复洁白的明月,咱们再难吟咏出那样动听的诗篇;咱们的爱情仍在,仅仅很少有人,会再想起那句带着思念气味的“我曾踏月而来,只因你在山中”。当诗篇如秋日干枯的藤蔓,咱们的言语也日渐变得匮乏。而那轮照过今古的明月,与李白举樽畅饮的明月,现在,望着每日为生计、功利碌碌奔走的现代人们,是否也会感到孤寂呢?


本文由卓米诗词汇签约作者原创,版权归卓米诗词汇一切!